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朋友的母亲夜总会卖淫被我碰上】(完)作者:feitutu2046
【朋友的母亲夜总会卖淫被我碰上】(完)作者:feitutu2046
字数:5771


  这个秘密是我在高~ 三毕业时就发现的,如果你问我是怎么发现的,我会说,通俗来讲,男人在十~ 三岁来初精之后就开始有性欲了,我发育的好而已。
  不再描写的那么费劲了,鉴于是真人真事,就大体跟大家说说是怎么回事,名字我都不改了,当然我的除外。

  好朋友叫曾友权,是个胖子,家住在济南历下区,我们上的高中叫做山师附中,是离山东师范大学比较近,山师附中是整个济南地区比较好的学校,曾胖子学习很好,是自己考上的,我呢学习很烂,年的那时候,腐败查的不是很严,我家里花了点钱,给我买上了上这所高中的资格,那时候这是可以的,我们这些花钱买的就叫做计划外招生,现在不行了,严了。

  胖子是那种脑子好,不爱听课,但还是学习成绩死好的那种,就爱跟我这种差等生混迹在一起,抽根烟,打个球啥的,我就是在球场上跟他混熟的。我们俩成了上下课形影不离的一对。

  胖子的父亲是我们当地一所着名的大煤矿上的工人,整天七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或者下午五点上班,早上起点下班,我们这里管这种人叫做干七五点的。我们那个时候煤矿产业蒸蒸日上,煤矿的效益很好,一个矿上的工人每个月能赚四五千,四五千在当时算是高收入了。所以胖子和他妈算是衣食无忧的了。
  由于我跟胖子的关系好,家又离得近,所以经常去胖子家玩,一起打当时非常着名的游戏拳皇,所以经常见到胖子的妈妈,而他爸经常上班,所以不是常见,偶尔他在家,也是在睡觉,这时候我们会轻手轻脚的走过客厅,然后到胖子的屋子里玩,我跟他妈就这样熟悉了,由于他是胖子的妈,身材也比我妈「魁梧」,所以我就习惯性的叫胖姨了,现在才意识到,那不是胖,那是丰满。

  因为我跟胖子两个人关系好的缘故,我妈跟胖姨的关系也逐渐熟络了起来,两个人经常一起去逛个街,买个衣服什么的,胖姨特别爱买衣服,由于身材丰满,穿什么衣服都能「撑」的起来,穿上什么都能有样,又加上家庭条件比别的女人好,因此,服装换的也比较勤,款式也都是很时尚很新颖的,因此年纪看上去也比其他同龄的中年妇女要轻,从背后看总能以为是二十八九的样子。

  胖姨浑身都透着香气,用的不是什么上档次的香水,但是,闻上去总是那么让人心旷神怡,尤其是夏天的时候,一般的妇女总是喜欢穿那种肥肥大大的衣服然后配上一双平底的凉鞋,逊透了,而胖姨不同,总是穿着粗跟的凉拖或者防水台的鱼嘴鞋,配上一双薄薄的丝袜,裙子把屁股裹得紧紧的,总能透出内裤的样子来,背后总有那些个三十~ 岁就跟五十岁一样的妇女在嗤之以鼻的骂她骚狐狸。
  胖姨很喜欢我,很喜欢我去她家,每次都留我吃饭,我也不把她当外人,一口一个干妈的叫着,有时候跟胖子打完篮球,就直接在胖姨家洗澡,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叫做避讳。

  胖姨在家里穿着比较随便,不穿袜子,裸露着大腿,胖姨的腿很粗很壮,不是肥胖的那种粗壮,而是健美的那种粗壮,不穿袜子的时候皮肤很白,在家里的时候,胖姨就穿着一个小背心,露着两个足球一样的圆滚滚的大奶子,我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叫性欲,只知道胖姨很好看,每次都喜欢盯着她看好久,我想胖姨是知道的,因为有的时候我见她回过头去偷笑,我们都没有把这种事情忘歪处想,就是觉得年轻的小小子对女人身体好奇而已,或许只是我这么认为吧。

  后来高~ 三毕业了,胖子去了西北大学,在陕西西安,而我不出意外的没什么大学要我,好不容易调剂了本地一所三流都算不上的小学院,总算也能混个专科文凭。

  我跟胖子的缘分就此就分别了,有时想起来会打个电话,聊聊近况。

  后来山东的煤矿缕缕出现重大事故,瓦斯爆炸啊,崩塌啦,渗水了,死了好多人,中央下了死手,关停小煤矿,大煤矿停业自检,再加上煤矿行业是夕阳产业,越挖越少,国企改革转型又搞的不是很顺畅,开始走下坡路,胖子的老爸虽然没有下岗,但是由于济南本地的煤矿关停了,只能被调到附近的淄博煤矿做一些井上的工作,工资也没有原来那么好了。

  之后的一段日子就再也没有见过胖姨,他们家搬去了淄博煤矿区,在那里租房子住。

  而我的大学生涯也是一片糜烂,一连换了好几个女友,玩一阵子就玩腻了,亲了嘴,上了床之后就没什么意思了,总觉得差点什么,可差点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就是觉得跟喝凉水一样,没什么感觉,太淡了。

  于是我开始寻找刺激,离家太近不敢使劲作,于是我们宿舍几个死党便在周六周日的时刻去淄博张店那边的夜总会去玩儿,说是去玩儿,其实就是去找那些泡吧的女人看看有没有那些个裤子好脱的玩上一把,对于年轻人来说,邂逅总是好过长情。

  夜总会里灯红酒绿,音乐震天响,那时候里面大多都是些小年轻,三十岁以上的人很少见,而我则在百花丛中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胖姨。在一明一暗中辨认一个人是很难的,而且大家都不希望在释放激情的时候被熟人认出来。但胖姨的身影对我来说太熟悉了,在嘈杂的人群中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胖姨仍旧穿着十分时髦,但现在的时髦已经同原来的时髦不一样了,应该说叫做前卫了,紧臀的豹纹裙子只能到大腿根上,稍微一活动,底下的内裤便会跳漏出来,上身里面是吊带,而外面是一件透明的黑纱一样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胖姨站在吧台不时的胡乱扭着,面前的吧台上摆的是一排的啤酒,就是那种夜总会专用的小型啤酒。那时候的规矩,只要有这种场景在,就说明这个女的是出来卖的,你只要给她买一瓶啤酒放在她面前,她只要跟你对上眼,认为你可以卖,就会搂着你扭一会,然后两个人就可以出去干那些事情了,有的女的一晚上能喝十好几瓶。

  我本来是来玩的,但看见这个场景,一下子被吸引了,于是在舞池的外面找了张酒桌,点了几瓶啤酒,一边看,一边喝。

  果然不一会,便有人过来送酒了,一边扭动胡乱的舞,一边把酒放在胖姨的面前,胖姨看了来人一眼,然后就把手搂住了那个人的脖子,两个人开始跟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了起来,那个人不时在胖姨身上摸索着,胖姨也不反对,任来人摸着。

  之后,胖姨主动拉起来人的手,往外面走,我知道他们是要出去「交易」了。我情不自禁的跟了出去,说实在的,我到现在为止还不想相信胖姨做了那个。
  我戴着牛仔帽,那时候进场都很时兴的打扮,帽檐压得很低,尽量保持距离,不让胖姨注意到我,他们一路走,来的了厕所,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那时候很多女的卖都是在厕所里,这样一晚上可以接好多的客。有的场子管,定期会有人都厕所巡逻,看到这样的会制止,而有的则一点都不管,看来这个场子就是三不管的地方。不管偷,不管抢,不管卖。胖姨高挑丰满的身材真的是实在太适合干这行了,最起码很吸引人,至于年龄,胖姨本来就显年轻,而且抹了粉底,戴了假发,不仔细看,就会当成个十八九岁的样子。

  他们摇摇晃晃的到了厕所,厕所就是很高档的那种,是坐便器式的,我见他们进了厕所,约莫已经进了大便间了,我便进去了,果然有一个隔间门被关上了,我便赶紧来到隔壁的间里蹲下来,这在场子里叫做「听春」。我听到了皮带解开的声音,然后直入主题,我听见了嘘嘘率率的吮吸声,这是只干口活的,男的的脚在外面,女的坐在坐便器上,吮吸声音很大,一阵一阵的,那男的不时倒抽一口凉气,不时听到女的闷闷的哼哼着。

  男的很快就谢了,随着啊啊两声,然后是皮带的声音,然后是人民币折叠的声音,男的随后就出去了,女的还留在间里,门又被插上了,然后是干呕的声音,胖姐呸呸的往外吐着那个男人的残留物,之后听到拉拉链的声音,是随身的皮包,再然后就是漱口的声音,之后好像是听到了粉底盒子开合的声音,应该是在补妆,我以为这时候她会走,但这时候她朝我这个方向喊了一句:「听也得给钱,做不做,一百一次,只有口活」,看来她是注意到我是在这里听春了。

  我紧张的不得了,鸡巴早已经竖起来了,但我确实不想让胖姨认出我来,可是鸡巴又憋得难受,想想胖姨那早已经觊觎已久的身材,于是狠狠心说了句,「做,进来吧!」

  我赶忙把围巾围在脸上,我那天晚上搭的是牛仔风,幸亏脖子上缠了条薄薄的围巾。

  胖姨进来了,看见我蒙着脸,呵呵一笑,说「害怕被人认出来啊,没事,这里没人管」

  我嗯了一声,胖姐也没有计较,就开始来解我的腰带,她将我的裤子褪到大腿处,然后就开始双手攥住我早已经挺拔的起来套弄起来,胖姐显然对我的鸡巴很满意,不时的抚摸一下,我的鸡巴又亮又红,看起来特别嫩的样子,不像有的人,又黑又难闻。胖姐先用手撸两下,然后再用嘴巴吃,先慢慢的舔龟头,然后含着一点点的深入,嘴里面的舌头还不时的扰动着,弄得我跟上了条似得,但我不敢大声叫,双脚爽的都快离地了,胖姐那接了长长眼睫毛的大眼睛死死的顶着我的脸看,这样弄起来更有感觉,她的嘴巴每在我的鸡巴上撸一遍,我的身体就像过电一样,整个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以前我的那些女朋友也给我口交过,但都没现在这次爽,大约两三分钟的样子,我射了,射到了她的嘴里,她一点点的把嘴巴从我的阴茎上退下去,最后一闭嘴唇,这样所有的精液就都被她撸走了,一滴都不剩,很干净。我给他一张纸让她把精液吐出来,她摆了摆手,然后见她一咽,居然把我的精液给吃下去了,我或你怎么咽下去了,她说年轻小伙子的精液好吃,她喜欢。

  我受不了了,使劲抱住了她,然后在她身上乱摸着,摸着她的屁股,肥肥大大的,超有感觉。

  「一会我可以陪睡的,你要不要,打一炮二百,包夜八百」,胖姐这是在让我嫖她,我赶紧说要,她说她还要再做几单口活,让我先玩儿,要了我的电话,说一会完事了联系我。

  我说行,之后她便又回到了场子里,我的心一直在嗓子眼,久违的刺激感又围绕了我。

  那夜我跟胖姐到了一个出租屋,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有一张木床,上面是粉红色的床单,窗帘也是粉红色的,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性感。

  胖姐说你把面巾摘了吧,我说不能,她问为什么,你怕啥,我说习惯了,她说还有这习惯,第一次见,之后就没再说什么,然后就是洗澡,我们俩一起去洗澡,胖姐一件一件的脱衣服,最后剩下内裤和胸罩了,整个身体就暴露在我面前了,我没有等到洗澡就把她扑到了床上,她说不洗澡了,我说等不及了,她便把剩下的都脱了,插入的时候特别紧张,也很刺激,草起来的时候,里面水很多,由于是第一次,也没用什么奇怪的招数,就是男上女下,由于刚才已经射过了,所以干的时候持续的时间很长,胖姐叫的也很好听,啊啊的,好像婴儿的哭。
  做到一半的时候,胖姐突然帮我把面巾撤下来了,一见是我,开始楞了一下,后来很吃惊的样子,我们的做爱停了下来,胖姐很害羞,脸红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说,怎么是你,我说是你自己勾引我的,她说你就不能避避,这么熟你也下得了手,我问她怎么做这个了,她说混不下去了呗,又不像你家一样,开了那么多买卖,没饭吃了。她坐起来,说不做了,让我走,脸一直不敢直视我,我却越来越兴奋,我说不做我可不给钱,她说不要了,开始穿衣服,我一把把衣服夺过来,扔了出去,一下子就攀到了胖姐的身上,胖姐有些发怒,说不做了,丢人丢到家了,一边挣扎一边要推开我,可惜劲儿不如我大,我压住两只手,然后又将鸡巴插进了她的逼里,里面很热,感觉太爽了,开始抽插,胖姐还是说不做,让我起来,我于是使劲捅了两下,她脸上微微的皱了两下眉毛,很无奈的撇撇嘴,我于是又亲她的嘴,她左右的躲着我,我这时候来感觉了,于是啪啪两个嘴巴子就给她扇上了,声音很响,这样的嘴巴子最有震慑力了,果然胖姐被吓呆了,害怕的看着我,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于是她一边哭着我一边插着,感觉很爽,一会射了,我抱着她,不让她起来,等她睡着了我才睡,早上的时候我醒的比她早,醒来又干了两遍,好像多年积攒的东西都给她了。

  干完了我又问她怎么做这个了,她说你再扇我两巴掌我就告诉你,这时候害羞期已经过了,有点生我的气,我慢慢的抚摸着她的背,又摸了摸两个大乳房,上面居然纹身一个大蝴蝶。

  我把钱包拿过来,给了她一千,她丢回来二百,说说好了八百就八百,你以后别再找我了。

  我来劲了,又把她绊倒,撕下刚刚穿好的文胸,又插了进去,她生气了,说有完没完,我说你最好顺着我,你不顺着我我告诉胖子他妈卖逼。这句话果然有效果,她看着我求我不要告诉胖子,说她这么做也是没办法了,家里没钱,胖子他爸又生病,我说你们是不是离婚了,她说没有,我说胖子爸知道你出来卖吗,她说知道,说胖子爸得的是矽肺,干不了活了,只能靠她出来打工,可是打工赚的那点钱连生活费都不够,还要买药,后来就一点点的开始卖身了,钱来的快,都给胖子爸买药了。

  我说你也算是有情有义了,她说所以说你不要告诉胖子,要不然胖子以后怎么做人。

  我说好,但是有条件,你得好好伺候我以后,我给钱。

  她摇摇头,说以前都是把我当儿子看待,实在是不想做我的生意,说你怎么不学好,来淄博嫖娼。我还是说,你勾引我的。

  我要她电话,我知道她做生意和私人电话肯定不是一部手机,于是要她的个人电话,但是她死活不给,我趁她不注意找了根绳子把她绑了起来,又把嘴巴堵上,她眼睛一个劲的盯着我,很生气,我就翻他的包,果然,包里有两部手机,我把两部手机的号码都记了下来。

  那天中午我干了她好几次,吃完饭就干,也不带套,我知道她是上了环的。慢慢的脾气就被我捋顺了,但还是对我没好气。我在床上躺着,她就在那洗衣服,打扫房间,我来感觉了就起来再干她。

  后来她说,她还是喜欢我的,就是过不了心理关,毕竟年龄差距太大了,受不了。

  后来我们就保持联系,一开始我给她发短信她也不搭理我,我就给她发张干她时候照的裸照,她就开始回我,让我把照片都删了,别让别人看见,我说我还想干她,她最后没办法了,说你想干就来,但千万别跟别人说。

  我像是得了圣旨,每个周六周日也不去夜店了,直接到淄博找她,她说她还要做生意,我说你两天能赚多少钱,我补给你,她说你家里这么有钱,你找个年轻漂亮的不行,干嘛非缠着她,我说就是喜欢她。她也没办法,不过关系好多了,我们开始开玩笑,一起吃饭,做饭,我的零花钱很多,基本上我爸不管我,给我的零花钱够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了,于是我都补给了胖姨,我不再叫她胖姨,而是直接叫她的名字,张君瑶。叫她瑶瑶。每次叫她她都会说滚,叫阿姨。

  渐渐的她对我有了依赖,因为什么事情都对我说,我也不再让她出去做生意了,给她在我学校旁边租了个地方,方便我干她。后来她去了环,怀了我的孩子,我让她生了下来,是个儿子。谁也不知道我跟一个大我二十岁的人生了个孩子。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